金融强势监管形势下券商行业的出路在哪里

  随着上市券商陆续完成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一季报的批露,以及行业构对券业2016年相关数据的公布,可以看到,国内券业处于近年来最艰难的时期,同时收入和利润构成的多元化特点更明显,非传统业务成为券商在关键时刻的业绩“救星”。

  然而,强监管风暴下,“救星”正直面压力。而更进一步,整体的看分析近期官媒、监管层对强监管的表态,博览研究员看到了这样一个现象:其着重于强调强监管的合理性,而仅仅轻描淡写的谈了一下在执行方式需要有所注意,当然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改变计划和方法会公诸之众。说白了,维护监管层“羽毛”的动机十分明意。而为了强化自己“正确性”的一面,其所做的主要是以“防风险、守底线”为目的,对市场主体的市场行为进行约束。

  换言之,监管层还没有把主要精力用在“开辟新河道”的创新发展上。由此,强监管风暴下,券业出路难觅,估值必然继续下降。考虑到券商股在市场所占的权重,大盘指数会持续承受下行压力。时运唯艰,非传统业务成为行业“救星”,但强监管给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

  总体来说,国内券业处于近年来最艰难的时期,从收入和利润构成看,非传统业务成为全行业所有企业的“救星”。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数据,全行业总资产规模比2015年底下降9.81%,营收同比减少2.97%,净利润同比下降49.57%。这是自2012年以来,券业业绩下降的最大值。

 

  从上市公司的角度看,多数券商2016年营收同比下滑幅度超过四成,国信、海通、招商、西南四家券商的同比降幅更是在50%以上。净利润方面,同样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达到50%,为5年来最大跌幅。

  从收入结构细分看,经纪业务大幅下滑,两融业务也受陷入低潮,而股票质押式回购、资管业务则成为行业暗夜中的亮点,也成了不少券商在行业下行期保持“生活品质”的“救星”。 需要进一步说到的是,股票质押式回购方面,而就规模来说,国泰君安是券商中在这项业务领域里的“一哥”,且增速也是翻番的状态。

  资管方面,虽然这一业务没有前两者的数据亮眼,但相对券商利润贡献方面,也算是贡献“正能量”的板块。此外,行业内最牛的资管子公司去年盈利10亿元,将78家券商甩在身后。然而,金融业综合强监管下,上述“救星”的压力不小。

  一方面,银行庞大的理财资金(预计账面有30万亿元,相当于A股总市值的60%),是杠杆资金的主要源头,而银监会近期连珠炮式的监管文件,既收缩这类资金的体量,也收紧其进入股市的通道。这种变化对券商来说,就是相应业务量和利润的收缩。

  另一方面,证监会2017年第一季度的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已超过2016年全年,还开出了“史上最大罚单”。这其中,对券商的罚款不算大头。但相关趋势指向,影响着对券商经营环境的预判。此外,4月28日,深圳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因招商证券在PB系统账户尽职调查中存在缺陷,对其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新开立PB系统账户3个月的措施。在该消息发布后不久,业内传言,上海两家大型券商和深圳一家券商也将受罚。这说明,强监管对券商的“救星”业务造成着直接的影响。可以说,只要政策取向不变,这种影响一定会持续下去。

  第三,股票质押业务受市场行情的影响十分明显,一旦整体走弱,出现大面积平仓,券商虽然亏损的可能性不大,但利润会受影响,而这个业务的占比又不小。

  总之,强监管下,券商的“救星”正直面压力,整个券业面临时“路在何方”的疑惑。


金融猎头

 

 

  是做大禹还是做鲧?

  回顾券业自身的发展历史,改革开放是行业发展的源动力。中国券商非传统业务的开展,就是此前行业监管创新的结果。因此,要回答“路在何方”的疑问,监管层也是答题人。

  昔日,大禹以开辟新河道的方式,代替其父亲鲧一味的严防死守,完成了治水大业。

  现在,金融风险抬头,其原因既有贷币总量规模快速放大,也如官媒所说,源于实体经济增长面临的困局、较快的金融改革与偏慢的实体经济结构转型之间的矛盾和快速发展的金融业态与相对滞后的金融监管格局之间的矛盾。

 

 

  是做大禹还是做鲧?答案显而易见。然而,监管层目前主要在想些什么呢?

  5月3日,央行旗下《金融时报》发表了《莫让市场短期波动成为强监管障碍》,同时,《经济参考报》发表了《维护金融安全根本出路在改革》一文。两篇文章的发表,说明自4月下旬以来,围绕市场与监管层之间较突出的“对立”所展开的辩论还没有结束。

  同日,财联社的消息称,证监会党委5月2日上午召开专题会议,强调“准确研判各种风险,不放过一个风险隐患”,“始终保持依法全面从严监管”。

  从这些文章和消息,到辩论展开以来的多篇官媒文章,都呈现出一个共同点:即主要意图是为了强调强监管的合理性、正确性,兼顾着谈了一下在执行方式需要有所注意。说白了,维护监管层“羽毛”的动机十分明意,而为了凸显自己的“正确性”,监管层主要在心思在于如何更好的以“防风险、守底线”为目的,对市场主体的市场行为进行约束。

  换言之,监管层还没有把主要精力用在“开辟新河道”的创新发展上。抛开行业发展的历史不谈,如上所述,货币总量的快速放大是金融风险抬头的原因之一。这就像先祖面对的洪水一样。一味的约束,犹如一味的筑堤拦洪,实际上不治本。得到的,只不过是看不去没有什么波动的市场,但实际上,就像监管层自己所感受到的,所谓“一放就乱”。其实,不是市场乱,而是出现了类似于“你妈认为你病了”的现象。

  由此,强监管风暴下,券业的出路何在?这个问题成为了一个无解的问题,上市券商的估值必然继续下行。而考虑到券商板块在整个市场中的权重,大盘指数会持续承受下行压力。

  • 本信息真实尚未经金融阶人才猎聘网证实,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闭窗口
猎头公司,知名猎头公司,北京猎头公司
金融猎头公司
金融猎头公司成功案例 企业猎头招聘服务
金融阶猎头服务优势 金融猎头热点职位
欢迎来到金融阶猎头! 本站已全面升级,点此进入升级版页面